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反邪聚焦

“全能神”家庭的悲情女人

来源:中国反邪教网 徐慧
时间:2018年06月05日 15:30

  4年前的“招远血案”,毁了吴硕艳和她的家,也毁了凶手张立冬一家。后来,张立冬的小女儿张航在狱中忏悔,详述了陷入邪教后她的家庭变得如何的畸形。笔者想到一个深受“全能神”伤害的悲情人物,她就是,张立冬之妻,张帆、张航之母陈某娟。这个悲情人物悲在何处呢?

   

  有子不能爱

  据《招远血案再调查:“神”化的家庭》,陈某娟在老家的村民眼中“非常理性,懂得维护家庭”。然而,《忏悔》披露,自从“全能神”侵入这个家庭后,陈某娟几乎丧失了爱的权利。在大女儿张帆的严厉管束和吕迎春的无理干涉下,陈某娟有子不能爱,有女不能护。按“全能神”教义,信徒必须放下亲情的牵挂,全身心地奉神,张帆就是这样认为并以此衡量家人对神的忠诚度。陈某娟稍表爱子之念,就会遭到大女儿的斥责,这位慈母甚至不敢表现出对子女的一丝丝疼爱。在张航的弟弟被送去烟台寄宿学校后,每次去看儿子,就变成对张母最大的考验。她害怕做出违背“神”要求的事,害怕表现出关心,害怕怀有哪怕一丁点儿的温情。张航说,“每次去看过弟弟后,妈妈都得先跑到吕迎春和姐姐跟前去汇报,这次是什么样的情况。”但就是这样,张母还是挨批了,说她放不下,做的不好。张航说,以后,妈妈就只能更加极力地表现出冷漠和不关心。面对弟弟的闹,吵着想回家,或是想出去玩,她总是表现的很冷淡。其实,她内心实际上很柔软。主张将一切全部奉献给神的张帆竟然让十几岁的妹妹不上学,理由是“‘末日’马上就要来了,上学也没什么用,对未来做任何的考虑和打算,都是没有必要的”,信神就得让神安排自己的命运。陈某娟对张航的辍学内心很纠结,看着张航才十几岁就不上学,她几次欲言又止:“你像这样天天在家里,以后可怎么办?什么都不会……”可她不敢明确主张要让小女儿继续读书。“有子不能爱,有女不能护”,陈某娟这样的母亲岂不很可悲?

  有家不能归

  在这个特殊的“全能神”之家,随时随地会进入聚会状态。有时抓着一句话,就要被“审判刑罚”好久。为了不挨说,每个人在“神长子”张帆和吕迎春面前都小心翼翼,他们还被威胁,如果今后再不好好信,就会被“开除”。对此张航害怕极了:“‘开除’是最可怕的事,就注定了你今后的结局,先是肉体在‘灾难’里受尽痛苦,然后是灵魂永永远远的受折磨……”但是,无论她怎么努力,都无法达到姐姐和吕迎春的心意。她实在控制不住自己对外面世界的向往,渐渐不愿再过这种受束缚的生活。于是,张帆就挑唆母亲将张航赶出家门,并从父亲那儿夺得了经济大权。再后来,张帆和吕迎春终于忍不住其他人对“全能神”的冷淡,气急败坏地宣布:“我们已经对你们彻底失望了!你们没救了!被‘开除’了!走吧,我们不想再看到你们了!”于是张航随父母被扫地出门。对于被开除,张航感到是一种解脱,可对于陈某娟来说,一家人信神的结果居然是自己与丈夫有家不能归,这不是太滑稽了吗?

  有女竟成仇

  陈某娟与张帆是母女关系,可由于全能神渗透了这个家庭,张帆似乎成了强势的恶婆婆,陈某娟倒成了受气的小媳妇。张航反映,有一次通夜“交通真理”后,姐姐宣称得到了新的“真理”,这让张航感到震惊。因为姐姐告诉他们:“我们身边都是‘邪灵’,而母亲,就是其中最坏的那个!”张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但张帆和吕迎春顽固地认为,正是因为张母的存在,才使得张立冬、张航和弟弟三人不能好好信“神”。张帆细数起母亲的种种不是,说:“身边的‘邪灵’已经被识破了,再也不会影响你们信‘神’了!”媒体的相关报道称,张帆把母亲看作“恶灵之王”,声称见面之后要杀死她。都说“女儿是父母的小棉袄”,可张帆这样的女儿却一边夺父之财产,一边视母为邪灵。可怜的陈某娟,有女竟成仇,在大女儿面前,战战兢兢,生怕说错一句话,惹恼了“神”。

  丧偶又丧女

  人生之大悲,大概要算“中年丧偶,老来丧子”了。陈某娟偏偏两种情况都遇上了。招远血案发生后,张立冬、姐姐张帆被判处死刑。张航和另两名行凶者吕迎春、张巧联也被判处七年至无期徒刑不等刑期,尚未成年的弟弟张某,被政府依法收容教养。“全能神”邪教这帮人粉碎了一个家,自己的家也被粉碎。事实上,从“全能神”降临的那天起,这个家,就已经开始变得扭曲,直至分崩离析……对于陈某娟来说,这是一个极大的讽刺:一家人坚信“全能神”,她理应受到“神”的护佑,为啥没有得到“福报”呢?像陈某娟这样一个老年妇女,最终没了丈夫,丢了女儿,其心情该是多么的绝望啊。

  陈某娟深受邪教毒害,饱经了人世风霜,丈夫和大女儿都撒手而去,留给这位悲情主人公的是永远的伤痛和无尽的困惑。陈某娟及其一家的可悲遭遇告诉我们,邪教沾不得!

【责任编辑:齐越】

版权所有:江西省人民政府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 赣ICP备15001586号-2